客服電話
姓名:  密碼:    注冊 忘記密碼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中心 > 焦點新聞 > 拿文憑這事先放一放,就聊聊遠程教育
拿文憑這事先放一放,就聊聊遠程教育
來源:中國網科學頻道   編輯:臺州人人學苑   瀏覽:3024次   
更多

       這兩年,網絡教育很火,有研究機構預估,到2017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到1733.9億元的市場規模。

 

但是對于遠程教育這個領域而言,中國人還是有些陌生和隔膜,即使不少人在使用在線教育的資源,或許也沒有對這個行業進行過分析和反思,我們今天要做到,就是厘清這些迷思和問題。

遠程教育就是拿文憑?完全不對!

如果在10年前,這句話應該是對的,但現在來說,卻遠非如此。

依據新浪教育頻道聯合新浪大數據中心及百度應用市場發布的《在線教育用戶行為研究報告》,在線教育用戶的人群畫像是年輕+學歷,幾乎都有本科大專學歷。

有另外一組數據能反映出來現在遠程教育發展的新方向:

 

2014年,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超過35%。可以預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在2020年達到40%的目標會提前實現。這意味著什么?

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的大幅提升預示,我國各類高等成人學歷教育的補償教育作用開始弱化,也就是說,遠程教育的目的不在學歷,而強調在提升技能、更新知識、專業轉行以及滿足各類人群興趣愛好等方面。

高校網絡教育學院要以在職人員的繼續教育為主,要減少并停止招收全日制高中起點普通本專科網絡教育學生2002年,教育部發布《關于加強高校網絡教育學院管理提高教育質量的若干意見》,也敏銳地感受到了這一轉變。

遠程教育到底有什么重大的意義?

遠程教育到底承擔什么樣的作用?我們先看看教育部的觀點吧:

現代遠程教育是隨著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而產生的一種新型教育方式,它是構筑知識經濟時代人們終身學習體系的主要手段。

——教育部《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1999年)

遠程教育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手段”“建設社會化的現代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為高等學校以及國內外其他教育機構開展遠程教育提供學習支持服務

——前教育部長陳至立

在教育部看來,遠程教育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手段,也是構筑知識經濟時代人們終身學習體系的主要手段

對遠程教育的這個判斷,倒是和前面新浪與百度聯合報告中的用戶描述很接近,某種程度上,也說明教育部在1999年的思路是正確的、有前瞻的。

那么,陳至立所說的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又是什么?

這個服務體系是一個匯集了學習者、高校、社會機構等在內的服務平臺,它促使遠程教育形成一個產業鏈,吸引社會資金投入教育,而且提供了專業化、專門化的服務;公共服務體系還打破了學校自己所有事包天下的格局,對高等學校今后的管理格局產生了影響。

在遠程教育理念改變的前提下,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也在嘗試改變:從主要為現代遠程教育試點高校服務,協助開展學歷補償教育,轉向為學習型社會建設服務這樣一個新的階段,與建立終身學習體系,以及學習型社會相適應。

公共服務體系社會化到何種地步?

陳至立特意強調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社會化的一面,那么,這個社會化到底意味著什么?目前有何進展?

探索開放大學建設模式,建立學習成果認證和學分銀行制度,完善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人高等教育招生考試制度,探索構建人才成長立交橋’”

這是201010月,國務院在《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開展國家教育體制改革試點的通知》里提到的開放大學建設新思路。

之后,教育部先后批準北京、上海、江蘇、廣東、云南5所廣播電視大學和中央廣播電視大學更名為開放大學。更名為開放大學,這里所指的開放,是更開放的辦學理念,更廣泛的學員,甚至還跨越國境,更重要的是,它還吸收社會資源辦學。

除此之外,一項政策也加速著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的社會化進程。

20141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取消和下放70項審批事項,其中包括取消利用網絡實施遠程高等學歷教育的網校審批。

業內人士認為,取消網絡教育審批權將使更多的大學得到網絡教育的入場券,我國將有可能再出現一批可頒發學歷的網絡大學,進一步激活遠程學歷教育的市場競爭。

這也能解釋最近幾年遠程教育和在線教育領域發展的井噴效應。

競爭環境下,公共服務體系如何圖變公共服務體系有廣泛的合作伙伴和深入基層的學習中心,優勢在于能發動集體的力量,可以做單一院校做不成的事。

但正如前面提到,隨著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的社會化,原有的參與者最終還是會面臨新加入者帶來的越來越激烈的競爭,那么,將如何圖變和突圍?

堅守質量和教育的核心,這應該是最起碼的要求,在這個基礎上,利用技術的優勢,創新管理體制和架構才是新的未來。以業務范圍的創新為例,以下領域都大有可為:

在成人函授領域開展學歷教育;

積極參與區域性公共服務體系的建設,特別是學習型社區的建設;

探索行業服務的可能性,開展學習型行業的建設;積極介入職業教育的信息化建設;

建立遠程教育的行業標準;

注重學習成果積累與轉移,開展學分銀行建設;

利用第三方優勢,尋找與政府合作開展服務的機會;

研究在線教育市場,尋找切入的機會。

試驗田:“MOOC中國聯盟

前面提到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需要變革和發展,而且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也不應該只有一個樣子,那是否有成功的案例呢?或許,“MOOC中國聯盟就是這樣一個很好的范例。

20151月,由奧鵬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牽頭,聯合37所著名高校組建了“MOOC中國聯盟。高校希望通過聯盟的建設擴大學校的影響,創新奧鵬與高校之間的合作模式,深化教學改革,提升教學質量,進一步拓展繼續教育的業務空間,為學習型社會的建設貢獻力量。

 “MOOC中國聯盟是一個嘗試新一代公共服務體系的載體,是一個試驗田。通過這個載體,可以更新公共服務體系的管理理念、經營理念、服務理念,創新合作模式,拓展業務范圍,深化公共服務體系內部的改革和建設,全方位提高管理水平和服務水平。

筆者與部分高校和公共服務體系的同仁共同勾畫了一個聯盟的框架。這個框架的愿景是為國家終身學習社會建設服務,面向各類人群開展學歷和非學歷繼續教育。

 “MOOC中國聯盟業務框架的主要特點:

1)構建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學習平臺

2)提供多種多樣的學習形式,適應學生個性化需求。

3)實現學習成果累積與轉移

4)實現聯盟成員之間的資源共享

5)提高管理和服務水平,保證教育質量

總體來說,在建設終身學習社會的進程中,公共服務體系有著獨特的優勢和作用,在中國的教育改革深化的過程里,中國的遠程教育要成為終身學習社會建設的主力軍。

當然,公共服務體系的反思和變革也必須持續進行,回顧歷史,展望未來,我們可以充滿信心地說,公共服務體系在今后應該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教育的公共服務事業大有可為。

  
0人覺得這篇文章很贊
關鍵詞:文憑 遠程教育
友情鏈接
掃一掃,關注有驚喜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